载入中...
当前位置: 首页 > 三国志游戏 > 三国志9

《在鏖战襄樊的日子里》三九游戏小说

来源:三国游戏网作者/编辑:明旗山

此文系基于本人所作三九PK剧本《鏖战襄樊》而作。本人才疏,若有谬误,敬请指正!

引子

新春已至,而天地间依然朔风劲鼓。襄阳,荆州名城,踞长江而立,乃兵家必争之地。长江岸上,一名锦袍男子立于朔风中,反背双手,不时发出一声叹息。旁边数名重盔护卫,按剑而立,警惕地观察着周围。远处,一名长袍者急步而来,一名卫士迎了上去,“简大人,都准备好了?”“嗯。”

“主公,众将已集于议事厅,请主公前往!”简大人小声地对锦袍者说道。

锦袍者转过身来,只见其双耳齐肩,双臂过膝,此人正是被当世英雄曹操称之为“天下英雄,唯操与使君耳”的刘备。刘备一言不发,上马就走。

此时正是公元207年1月。此前,坐镇西北的马腾军趁曹操与袁绍大战之际,在奇人张角兄弟和子侄马超、马岱等的协助下,出兵灭了羌军和张鲁军,占据羌、汉中和西城,并将被曹操打败的袁绍麾下如颜良、文丑、田丰、沮授等一班能人尽收帐下,一时间兵强马壮,曹操尽管灭了袁绍势力,并趁势灭了乌丸,但西北的马腾就此坐大。曹操虽然占据河北与中原地区,但灭袁绍只给他带来了兵力与物资的补给,而人才方面并没得到什么能人,而马腾军的坐大已经成为了成为曹操的心腹大患。为防马腾,曹操兵出长安,准备剪除马腾这一强敌。与此同时,世守荆州的刘表在北有新野刘备为其守备的情况下,放手南征,出兵灭了荆南4郡,将黄忠、魏延等人收为己用,一时间几乎占据全荆州;而世镇西南的刘焉也趁天下大乱之际,出兵占据云南、建宁,并灭了南蛮,解除了来自南部的威胁;而“江东之虎”孙策在众将的努力下,一举荡平山越和倭,剪除了来自异族的威胁。

而此时的刘备,通过三顾茅庐,将诸葛亮请出,并在诸葛亮的引荐下,一班荆州名士如庞统、马良、马谡等纷纷加入刘备帐下,一时间人才济济。但由于坐守新野小城,人少地薄,虽有南方刘表的支持,但却因此成为刘表的一颗棋子,面对来自四周的强大势力的压迫而难以发展。雄心勃勃的刘备岂肯长期寄人篱下,这时,洞察刘备心理的诸葛亮进行了精心策划,使襄阳、江夏二城的百姓趁刘表南征荆南之际,将二城献与刘备。诸葛亮还写密信给同窗好友徐庶,言明其被曹操骗走之经过。徐庶有感于昔日刘备之德,加之为报失母之恨,趁曹操大兵云集长安准备对付马腾、洛阳守备力量薄弱之际,竟一手策划,让心向皇叔的献帝成功潜逃至襄阳投奔刘备。

“卧榻之畔,岂容他人酣睡。”一直视“天下英雄,唯操与使君耳”的曹操,面对如此形势,不得不决定先对付刘备,为防马腾军借机出击自己,曹操采纳了军师郭嘉的建议,派出陈群与马腾军进行谈判,以将长安城送与马腾军为代价,换取马腾军加入讨刘备联盟,并趁刘备立足未稳之际,迅速出兵占据了新野、襄阳、江夏的中心地带——湖阳,阻断了刘备三城之间的兵力调动。平定了荆南的刘表,为报失城之恨,立即宣布入盟。这时的刘焉、孙策军见势,为防刘备挟天子以令诸侯,同时也怀着分一杯羹的心理,高举“清君侧”的旗号,宣布入盟,顿时天下五大势力群起反刘。

面对如此处境,一生征战的刘备自感实力悬殊,是战是降,刘备实难决断。降,自己身为皇族,献帝为摆脱曹操而不惜犯险来投奔自己,今若不战而降,势必为天下人所不齿,也为自己之理念所难容。且自桃园结义以来,征战四方,虽有关、张二弟之猛,然苦于无深通谋略之人辅之而疲于奔命,今有卧龙凤雏和元直辅助,降之实不甘心,一世英名也将因此而坠;然战,己方虽有24万兵力,比之当年强大不少,然反刘同盟兵力高达500万之众,是己方的20余倍,加之近年己方三城因长期战乱,民困兵乏,一旦开战,财力实难支撑。

鉴于此境,刘备决定召集众人商议,以定方针。

第一章 议事厅孔明定计

议事厅中,诸将已经齐集,正交头接耳、小声议论着什么。

“主公到!”门口当值的卫士一声通报,将诸将的讨论打断。只见一名黑脸汉子急忙起身迎了出去,“大哥,你可来了,让俺引一万精兵,杀到许昌,活捉曹贼来见大哥!”。一名红脸汉子忙道:“三弟不可放肆,先听大哥如何安排。”刘备走到议事厅当中坐下,“今天,备请各位前来,就是要商议一下在当前形势下,我军应该如何办。”群臣顿时又乱哄哄地开始议论起来。

这时,一直一言不发的诸葛亮走至刘备身旁,小声对刘备说道:“主公,臣敢问主公一句,主公是要战还是要降?”

刘备抬起头,“何解”?

诸葛亮道:“要战,臣有必胜之策;要降,臣可使主公英名不坠。”

刘备一把抓住诸葛亮的手,“孔明真有必胜之策?”声音之大,使乱哄哄的议事厅中的众将顿时收声,将目光对准了刘备与诸葛亮。

“然也!”诸葛亮脸上露出了一丝得意之色。

刘备神色凝重地缓缓站起身,在议事厅中开始踱步,众将的目光随着刘备移动的身影不停地移动,但谁也不敢打断。良久,刘备终于停下却步,道:“请军师先说降之道理!”

“降,是鉴于我军与敌军实力悬殊,加之我军财力不足,难以支撑战争的进展。此时降之,世人皆不会说主公怯懦,而只会言主公惜民。因此主公之英名不坠。然若降,汉室必灭,曹操必取而代之,主公兴汉之念也必付之流水。”

刘备默然。良久,“那请军师再向大家讲一讲你的必胜之策!”

诸葛亮轻摇着鹅毛扇,转向徐庶、庞统,说道:“来议事厅前,我与元直、士元进行了认真分析,说必胜,那可能有些勉强,但若说胜算,则至少有8成。”徐庶、庞统一齐点头。

“首先,我军有如下优势,一、主公仍当今皇叔,此仍天下尽知之事,加之当今圣上又在我方,人心必向我军;二、主公在新野时,恩德加于诸民,百姓皆感恩于主公,并传播主公之恩德于天下,方有襄阳、江夏二城百姓的献城,今若死战,百姓必助我军;三、我军虽兵少将寡,然我军文有元直、士元及吾等人,武有关、张、赵、姜诸将军,其余诸将,尽皆忠勇之辈,如若死战,敌人必先胆寒。胆怯之军,安能有胜?四、我军三城,分而守之,则我军势单力孤,面对源源而至之敌军,则必败;若将有限之兵力集中于一城,以我军24万兵力,何惧敌军之有?五、主公手中有大量宝物,若我军败或降之,则此等定物皆非主公之物也,若此时分赐予诸将,不仅能提高诸将的能力,更能增加我军之胜算。”

张飞怒道:“我军方据三城,今若弃二城,此乃败家之行,弃城一说不议!”

赵云道:“张将军且慢动怒,先听军师作何解释。”

诸葛亮转身对门口的待卫道:“取十支箭来。”

须臾,待卫取箭至,诸葛亮取一箭交给张飞道:“请张将军折之。”

张飞大怒,“尔敢戏弄于我?”

刘备急道:“三弟不可卤莽,且按军师之言办!”

张飞无奈,取过箭支,随手就折了。

诸葛亮又将其余九支箭交给张飞,“请张将军再折这几支箭。”

“你……”张飞大怒,然刘备之言在先,只有取箭再折。然这次竟未能折断。

诸葛亮这时微笑道:“弃城之说,犹如折箭,一箭易折而数箭难断。今若分兵守城,则我军每城之兵较少,犹如一箭,敌军轻易就可折之,势难守也;若集兵于一城,犹如同折数箭,敌势虽强,也难折之。若我军分城守之,即便守住,今后出击,也如一指之力,势难破敌;若集兵一处,犹如一拳,击之,敌必破也。张将军明白否?”

张飞恍然:“多谢军师指教,还请恕俺刚才的无礼!”

刘备沉思许久,道:“军师说我军之兵由三城集中于一城,应选何城?”

诸葛亮道:“新野”。

刘备道:“何以选之?”

诸葛亮道:“选新野是基于以下几点,一是新野为主公久居之地,此地百姓对主公有感恩之心,必效命死战;二是新野有商人常驻,此为他城所不能比也;三是新野据有地利,可设陷阱,若开战,陷阱必将起到极大作用;四是我军弃了江夏和襄阳,则孙策军因路途遥远而必不会来攻;五是献帝在襄阳,而襄阳离刘表、刘焉两军最近,若弃之,襄阳必为此二势力之一所得。而刘表、刘焉两军,没有得到襄阳的一方也会因路途遥远而不会来攻,而得到襄阳的一方来攻,必从水路来犯,而此两军会水战之人甚少,不足为虑也。届时,我军只须对面三个势力,压力可减小不少。”

刘备道:“那襄阳的献帝怎么办?”

诸葛亮道:“二刘均为汉室宗亲,无论何方得到襄阳,必不会加害于献帝,主公请放心。”

蒋琬道:“我军目前钱粮储备尽皆不足,如若开战,钱粮开销如流水,何以解决?”

诸葛亮微笑道:“蒋大人之虑甚远,钱粮的问题,可以通过如下方式解决,其一,敌军远征我军,必携大量钱粮,灭之,可获其钱粮;其二,新野虽为小城,然其有商人常驻,我军只需在秋季收获时低价买粮,其余时间粮价高时卖粮,则钱粮无忧也。其三,”诸葛亮顿了顿,转向关羽等人,“我军关、张、赵、姜及诸将,皆万人敌也,每次出征,必能擒获敌将数名,届时,敌军必来赎人,我军高价卖之,钱必来也。”关羽、张飞等人忍不住哈哈大笑。

赵云道:“军师所言将三城之兵集于一城,然今三城之中心——湖阳为曹军所据,兵力调动必经此地,而曹操在此地屯兵8万,更有张合、徐晃等曹军名将驻守,我军如何通过此地集中兵力呢?”

诸葛亮道:“此地为三城中心,欲集中兵力于一城,我军只有强攻此地。然强攻也须有妙计。我军只须由关、张二将军从江夏虚击湖阳,张合、徐晃必引兵出击,届时,湖阳必空虚,我军只须由赵将军引一支弓骑出击,则湖阳可得也。”

“我军据守新野、占据湖阳后,两地间互为猗角,相互支援,我军就可顶住敌军的第一波攻击,而通过第一波的战斗,敌军实力必然大减,此时,我军进行适当休整后就可进入战略反击了。”

刘备道:“那出击方向该为何方?”

诸葛亮道:“首选马腾军,次为刘焉军,再次为刘表军。”

“原因?”

“此三个势力目前虽然强大,但其众臣能力较弱,捏软柿子的道理谁都明白,此其一;其二,此三势力的将领在对汉室的态度上与我军相似(即游戏中的相性),灭之,其将易降我军以壮大我军实力;其三,灭此三势力可以提供较为广阔的战略空间,选择马腾军和刘焉军为一、二目标就是要避免我军两面作战之危;其四,马腾军为第一目标的原因还在于,通过第一波战斗后,马腾军与我军接壤的城市必然兵力不足,趁虚攻之,可收良效。”

“嗯!”刘备点了点头。

“诸位将军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诸葛亮高声问道。

“没有了!”诸将齐声答道。

刘备厉声道:“有必胜的信心没有”

“有!”

“想投降的人没有”

“有!”众将大声道。“哦,没有!誓与曹操决一死战!”

诸葛亮高声道:“我们不是要与他们决一死战,我们要的是消灭敌人,保存自己!”

“对,消灭敌人,保存自己!消灭敌人,保存自己!消灭敌人,保存自己!”

第二章 点将台玄德拜将

昨日还是朔风劲鼓的天气,而今已是骄阳似火。襄阳城外,众将士矗立,点将台上,刘玄德静坐。一名文官正大声念着檄文:“……备乃皇叔,恨力不逮,至曹贼猖獗,汉室凋蔽。今备兴义师,誓灭曹贼,匡复汉室,拯民于水火,……”

“命诸葛亮为谒者仆射、庞统为都尉、徐庶为黄门待郎、黄月英为太史令、关羽为军师将军、张飞为安国将军、赵云为破虏将军、姜维为讨逆将军、马谡为郎中、蒋琬为从事郎中、马良为长史、邓芝为司马、关兴为威东将军、张苞为威西将军、孙尚香为威南将军……”

“赐赵云将军养由基弓、三略。”

“赐张飞将军孙膑兵法。”

“赐关兴将军青龙偃月刀。”

“赐张苞将军蛇矛。”

“赐周仓将军铁蒺藜。”

“赐邓芝将军青囊书。”

“……”

“命关羽、张飞、关兴、张苑、关平、关索、周仓、刘封、诸葛亮、黄月英、蒋琬、徐庶、傅彤至江夏,整兵备战,佯攻湖阳。”

“命赵云、庞统、马云禄、赵广、赵统、陈道、孙尚香、姜维、诸葛尚、诸葛瞻、邓芝、糜竺至新野,一旦湖阳守兵出击关、张二将军,就起兵进攻湖阳,务必克期攻占湖阳。”

“命廖化至夏口,领夏口兵至江夏。”

“命刘谌到隆中,据守隆中,待赵将军攻克湖阳后,即时起兵至湖阳。”

“命马良、马谡、简雍、伊籍、孙干与主公守襄阳,策应出战各军。”

“众将军即刻出行,不得耽误。”

第三章 练兵场翼德鼓舞

207年1月上旬,江夏,大帐中。

“二哥,你说这次俺们真的能打胜吗?虽然军师说俺们必胜,可俺心中总觉得太难了。”

“三弟,相信军师。再说这不仅是他一个人的看法,而且徐庶和庞统也这样认为,他们可是我军最有谋略的人啊!”

“二哥,俺也知道他们聪明,可是我军与敌军的实力差距太大了。你看我军才24万兵,城池又是破破烂烂的,而敌军每个城池都发展得很好,任何一个势力的士兵总数都超过我们的数倍,我这心中真的有些担忧啊!”

“三弟,你我跟随大哥这么多年,什么苦没吃过,我们对大哥忠心耿耿,大哥对我们也一直比亲兄弟还亲,这次大哥决意要战,就算是上刀山下火海,我们哥仨也要一起上,就算是死,也要死在一起。以前我们吃亏在没有好的军师,军师一职由我充当,说起来真是愧对大哥和你啊,多少次大哥派你去抢夺,当时我认为一定能行,可为什么就是不行?害得三弟经常一身是伤的回来,还好没有什么大碍,只是弄得与别的势力间的关系很差,唉!现在我们有了卧龙夫妇、凤雏和元直等荆州名士,我想这正是我们哥仨大干一番事业的时候,尽管当前形势对我们极为不得,可大丈夫就应该知难而上,放手一搏,就算战死沙场,也无愧于你我与大哥的结义之情。再说,鹿死谁手,尚未可知,我们不是还是24万兵吗?哼,想让我关羽死,没那么容易!算了,别想那么多了,咱们练兵去。”

练兵场上,数万士兵排成各种阵形,正进行着各种阵式操练。

“父亲”,关兴和张苞同时叫道。

关羽和张飞双双下马,关羽道:“兴儿、苞儿,练得怎么样了?”

关兴道:“父亲,士兵们都知道了曹操与其他势力结盟对付我军的事,再听说大伯决意与曹操决战的消息后,好多士兵都认为我军必败,军心有些涣散,我担心……”关兴不敢再说下去!

张苞接道:“二伯,特别现在正是春节,由于没有放假,一些士兵也开始抱怨,加之大战在即,不少士兵都认为大伯是要让他们去送死……”

“住嘴,小孩子别乱说话!”张飞的一声断喝让张苞吓了一跳,急忙收住话头。张飞抢上身旁一块大石,厉声喝道:

“弟兄们,都过来!”士兵们赶快围了过来。

“弟兄们,大家都知道了现在我军面临的形势了,也知道了主公将与曹操决一死战,大家都怕了是不是?”士兵们默然不语。

“俺知道你们害怕!”张飞一声大喝。

“实话对你们说,俺也害怕。自从俺与大哥、二哥结义以来,征战四方,可形势从未有过今日之危急,但害怕有何用?害怕就能保住性命?就能保住家人平安?曹操那厮在打徐州的陶谦时,所过之地,纵兵抢掠,人皆杀光、房皆烧光,这是你们都知道的。但是,我们是曹操的死对头,如果我们投降了,放下武器了,你们认为曹操会就此放过我们吗?曹操还是会杀了我们,纵兵抢掠你们的家产,还会杀光你们的妻儿父母。这些年来,大哥一直对你们不薄,你们看到没有,为使所有百姓都过上好日子,大哥费了多少心思?你们看到没有,大哥才几年时间就老了很多?你们看到没有,你们家中的生活一天比一天好?你们看到没有,大哥就是为了保护大家,才决意抵抗到底!”

士兵们开始交头接耳。

“再过几天就是春节,是大家与家人团聚的日子,但我们不能放假,因为俺们是军人,军人的使命是保家卫国,今年春节不放假,是为今后能有更多的假期。目前我军虽然弱小,但我军有很多的优势,有什么优势已在昨天告诉了你们,有了这些优势,如果再加上我们的团结,那我们就是无敌的!如果我们不团结,没有必胜的信心,那我们那么多的优势就无从说起,就只有洗白了屁股等待挨板子,洗白了脖子等待敌人来宰割!你们愿意任人宰割吗?”

“不愿意!”

“俺知道,今天在场的各位包括二哥和我,都有可能在这场战争中死去,但如果没有我们用死亡换来的胜利,就没有我们妻儿老小的安居乐业。死要死得其所,死有所值。你们愿意窝窝囊囊的死吗?”

“不愿意!”

“大家有必胜的信心没有?”

“有!”如雷的声音在练兵场上响起,一股悲壮之情在众将士胸中激荡。

“誓灭曹贼!誓灭曹贼!誓灭曹贼!……”数万士兵的呐喊响彻天际。

关羽轻抚长须,露出了笑容。

“下面,大家继续训练,训练标准翻一番。”

回家的路上,关羽道:“三弟,没想到你很有演讲天才嘛,士兵们的士气一下子就被你调动起来了。不过,你对士兵们的要求也太严了!”。

“二哥,话虽如此,但小小训练都挺不过的人,在战场上也没啥用!”

第四章 占湖阳初战告捷

207年1月中旬,江夏,议事厅。

“……命关羽将军率关兴、周仓、廖化、徐庶领兵3万,以鱼鳞阵佯攻湖阳,即日出发。”

“命张飞将军率张苞、关平、关索、黄月英领兵3万,以锋矢阵佯攻湖阳,6日后出发。”

关羽亲自充任了了先锋,廖化殿后。徐庶不断派出侦骑向四周进行察看,同时不断让传令兵传令:“小心警戒,敌人可能就在周围!”

经过近20天的行军,终于快到湖阳。

“报……”一名侦骑奔至关羽马前。

“启禀关将军,前方发现敌军!”

“再探!”

“是。”

侦骑再次疾驰而去。

“报……”

“启禀关将军,前方发现敌军,是张合队3万人、于禁队3万人和夏侯霸队1万人,共计7万人马。”

“再探!”

“是!”

“嗯,诸葛亮果真料事如神,敌军中计了,这里出来7万人,那湖阳就只有1万人了,看来赵云将军必能顺利攻克湖阳。”关羽暗想。

“兴儿,派两名得力兵士,分别向你大伯和赵将军通报湖阳守军出战的消息!”

“得令!”

“前方发现敌军!”一名偏将高声叫道。

“传我将令,”关羽道:“长矛队上前,弓箭手在后,等敌军进入射程后就放箭!”

“得令!”

一队队手持数丈长矛的士兵,排成紧密阵形,形成一片长矛林,缓步向敌军方向推进。“嚓嚓”的脚步声犹如数百面战鼓,震撼着每个人的心菲。

前方一片灰尘滚起,一只数万人的骑兵队疾冲过来。

“放箭!”一名偏将厉声喝道。

长矛队后的弓箭手不停地放出支支羽箭,只见敌军骑兵队前头的人不断有人中箭坠地,一些收不住脚的骑兵和马冲到阵前,顿时撞上长矛墙,被刺出无数血洞。骑兵队中一面“于”字将旗一摇,敌军骑兵渐渐收住进军脚步。

“列阵!”关兴一声断喝,“大刀队上前!只砍马腿不砍人!”关羽队排开了阵形,大刀队士兵一手持盾,一手持刀,缓步上前。

关羽纵马出队,“敌将给我滚出来!”敌军一将冲出,“吾乃军师将军于禁,特来取你项上人头”。

关羽正待出战,一旁的关兴早已拍马舞刀冲出,大叫道:“尔乃无名下将,何须吾父动手!”于禁大怒,拍马舞刀直取关兴。交战数合后,于禁暗想:虎父无犬子,这小子还有些能耐!正欲取弓暗射时,只听关兴一声大喝:“你惹恼我了,去死吧!”手中青龙偃月刀用力劈下,于禁急用手中枪一挡。然于禁低估了青龙偃月刀之锋利,枪杆竟被一刀劈断,刀锋余势未衰,竟直向于禁斩落。于禁大惊,“这下完了,没想到我堂堂于禁竟死于此小辈手中!”刀锋落在了于禁的左肩上,“铛”的一声,刀锋被于禁所披铁甲滑了一下,竟只砍伤了左肩,但巨大的力量使于禁跌落马下。关兴调转马头,正想斩于禁时,敌军众军抢出,救了于禁。

关羽见关兴得胜,手中大刀一扬,众军齐向敌军冲去,关羽大喝道:“弟兄们,就让敌军尝尝我军奋迅的厉害吧!”关兴大声叫道:“父亲,让孩儿来助你一臂之力!”只听周仓大叫道:“关将军,立功岂能忘了兄弟!”三人指挥众兵士冲向于禁队,顿时将于禁队杀得人仰马翻,伤亡过半。

“关将军,右翼发现敌军夏侯霸队!”

“关将军,我军左翼出现大队人马,不知是敌是友!”

“再探!”

“是!”

“报!关将军,左翼出现的是敌军张合队!”

“我军现还有多少人马?”

“报告关将军,我军现有人马二万一千余人,另有伤兵3000余人!”

“关将军,我军右方又出现一队部队!”

“敌军援兵到来了,可三弟带的队伍为什么还不到?”关羽不竟暗自着急。“敌军的援兵为什么这么多?三弟再不出现的话,我军休也!”

襄阳城中,刘备派出马良到襄阳一志搜索后,就在议事厅中焦急地等待着前方战报。

“启禀主公,关、张二将军已率军出击湖阳。”

“启禀主公,前方关将军来报,湖阳守敌张合、于禁、夏侯霸已起兵迎击关将军,目前湖阳只有守兵1万,守将只有毋丘甸一人!”

“好!军师真乃神人也!留毋丘甸这庸才守湖阳,真不知张合这一身经百战之将是如何想的!真乃天助我也!传我命令,令赵云夫妇、孙夫人、诸葛瞻、庞士元五人,领兵3万,即刻攻打湖阳,不得有误!”

“启禀主公,关将军已与敌军交战。”

“启禀主公,关兴将军单挑战胜了敌将于禁!”

“启禀主公,关将军队发动奋迅,歼敌9000余人!”

……

“启禀主公,关将军队被敌军张合队、于禁队、夏侯霸队围攻,形势对关将军极为不利!”

“再探!”

“那三弟呢?三弟为什么还没到?”刘备暗自寻思:“莫非他又喝酒误事了?”

“主公!”在一旁待立已久的马谡这时道,“张飞将军后出发6日,这时已差不多要到达了,但关将军队不能有闪失,为防万一,臣请求带一队兵马前往救援关将军队!”

“是应该救援二弟,这样,你前往扰乱夏侯霸队,命令诸葛亮前往扰乱张合队,诸葛均和我各带一队前住救援!”

关羽队正自苦战,兵士的伤亡很大,连日的奋战,众军均已开始面露疲态,而身旁众多士兵的战死,使士兵们开始畏惧,已经有人擅自脱离队伍,3万人的队伍已经只有9000余人,而张合等人正指挥着手下大批骑兵向关羽队发起更为猛烈的进攻。“三弟莫非又喝酒误事了?”关羽不竟暗自担心。但此时的形势已不容他再作多想。

“列阵!”关羽一声大喝,“弟兄们,危急的时刻到了,举起你们手中的长枪……”

关羽话音未落,一小校纵马冲了过来,“关将军,我军后方出现大队人马,不知是敌是友!”

关羽大惊,如果再是敌军,则吾命休也!忙起身看时,只见右翼的夏侯霸队阵形大乱,一彪骑兵正在夏侯霸队中横冲直撞,滚滚灰尘中一面“张”字将旗分外醒目。

“三弟终于来了!”关羽手中大刀一挥:“弟兄们,张将军已经到达,举起你们手中的长枪,跟我杀啊!”

关羽纵马冲向夏侯霸队,关兴、周仓、徐庶、廖化等人也率军冲向敌军。廖化一声大喝:“摆出特殊兵法——奋斗”,众兵士一声大喝:“杀!”,夏侯霸队顿时被灭。

“二哥!”

“三弟,你终于来了!”

“二哥,让我先杀光敌军再说!”张飞策马又冲向了于禁队。

这时,徐庶指挥手下亲兵向于禁队叫道:“魏军弟兄们,你们的主帅早已逃跑了,这个于禁是假的,别再为他卖命了!”于禁队前军闻言,转身向后涌去,而后军则在向前冲来,于禁顿时陷入了混乱。

“弟兄们,举起你们手中的马刀,让敌军见识一下天下无敌的突进吧!”张苞叫道。

“吾儿,让我前来助你!”刚刚冲过去的张飞见状也吼道。

“立功怎能忘了我们!”关平、关索也叫道。

陷入混乱的于禁队怎敌得了刚投入战场的张飞队的冲击,顿时损失一万余人。张飞正待指挥手下全歼只剩3000余人的于禁队,只见大批魏军援兵赶到增援于禁队,于禁队又变成了23000余人。左翼的张合队也得到了大批增援,士兵数又上升至30000人,张合、徐晃二将再次向关羽队发起了冲击,只听张合大叫道:“让敌军见识一下我军的突击!”率兵冲向了关羽队,关羽队抵挡不住,立即被张合队灭了3500多人,仅余3000余人在关羽的指挥下奋力抵抗,张飞见状,率兵冲向关羽队,打算接应,却被于禁指挥手下死死挡住,数次冲击于禁队均被击退而无法接应。

湖阳城塞内,守将毋丘甸做梦也没想到刘备军会大举进攻湖阳,正自在寨中饮酒作乐,一小校冲进大帐,“毋将军,敌军杀至寨前,正猛攻城塞!”

“什么?”

毋丘甸急忙冲出帐,上至城墙时,只见大批蜀军弓骑队已攻至寨下,正全力攻城。毋丘甸急忙穿戴护甲,指挥众军应战,仓促间竟忘了戴护心镜。

赵云正在城下指挥,见城上一人穿戴不整,却在指手划脚地指挥众军迎战,遂转身对马云禄说:“看我射他心窝!”

马云禄笑道:“此人看来时运不佳,竟遇到夫君!”

赵云一箭射去,毋丘甸见一箭飞来,忙蹲身躲避,然为时已晚,虽躲过了心窝,箭却正中面门,顿时翻身而亡,魏军守兵顿时大乱。孙尚香见状,立即指挥手下兵士发动奔射,全歼城门守敌。赵云队蜂拥而入,占据了湖阳。

正在关羽队陷入绝境之际,只见刘备、诸葛均率队赶到,及时救援了关羽队,关羽队上升至8000余人。

张飞队的黄月英抬头观测天象,发现正是发动幻术的好天气,立即施展幻术,只见天空立即昏暗变黑,狂风大作,无数怪兽从天而降,扑向张合队和于禁队,张合队与于禁队的士兵惊骇之余,纷纷四处乱窜,相互踩踏,死伤无数并陷入混乱。

关羽见状,“弟兄们,随我冲向敌军,杀他们个屁滚尿流!”这时的张飞队也趁机发动突进,全歼了于禁队,并赶了过来,正遇徐晃。正为无法制止士兵混乱而无名火起的徐晃,拍马冲向张飞,舞动大斧砍落下来,张飞挺矛迎上,并笑道:“大爷今天心情好,就陪你玩玩!”。盛怒中的徐晃发狠地乱砍,数十合后,张飞眼见关羽队形势还是不太妙,对徐晃道:“不陪你玩了!把你刺个大洞!”徐晃一声闷哼,肩膀中枪,但犹自死战不退,惹恼了急于赶去救援关羽的张飞,

“哇呀呀!”张飞手中枪如毒蛇吐信,正中徐晃的护心镜,徐晃翻身落马。张合远远地看到徐晃战败,策马冲过来,欲救徐晃时,徐晃被张飞队兵士俘获。

一小校冲至张飞面前:“报,主公命张将军立即退兵!” 说完匆匆离去。

张飞一愣,“这是什么时候,大哥竟要我退兵?真是造化弄人!”

黄月英道:“此必为敌军的伪报之计,不可理会!”

张飞大悟。

“哼,可惜那传伪报的小校逃了”,张飞恨恨地想。

“弟兄们,建功立业的时候到了,随我杀向敌军!”张飞率军冲向关羽队。混乱中的张合队如何能挡住如狼似虎的张飞队,关羽见张飞杀近,也率兵冲向张飞,两军汇合后,立即冲向剩余的敌军,砍瓜切菜般杀将起来。混乱中的张合队很快全军覆灭了。

“二哥,看我擒到了谁?”张飞指了指身后的徐晃,得意地说。

关羽哈哈大笑,“三弟,你看我抓到了谁?”转身一指,竟然是敌军主帅张合。

“哈哈,二哥真厉害啊!”张飞转身走向张合,“服气吗?哈哈!”

张合白了张飞一眼,一言不发。

第五章 襄阳城老者献书

207年二月中旬,襄阳,议事厅。

刚刚救援了关羽队返回的刘备直接返回了议事厅。前方的战况在他刚救援结束时时就已经有小校报了上来,首战的胜利让刘备激动不已,尽管此战是在双方势均力敌的情况下取得,但已证明了诸葛亮等人观点的正确,同时,也通过这次胜利激励了士气。会议那天,尽管靡竺、简雍等人没有发言,可是识人无数的刘备还是看出了他们并不支持开战,他们是主张投降的。但这不能怪他们,也不能就此而责难他们,在这样一种敌强我弱且实力悬殊的形势下,主降非过也!多年的斗争经验使刘备明白了一个道理:用人不疑,疑人不用。但他们在会场上没说投降的话,原因可能是诸葛亮一上场就言明了主战的观点,更可能是惧于二弟、三弟的恶有恶言相向甚至老拳相向。

一想到二弟、三弟,刘备不禁露出了微笑。是啊,自己若非有二弟三弟的相助,何也有今日之境,自己以许还在街上卖着草席呢。二弟三弟不仅有万夫莫挡之勇,更是忠心耿耿,不为金钱美女的利诱,特别是二弟,下坯一战后,虽然投了曹操,但在获悉自己的消息后,竟舍弃荣华富贵,千里走单骑,护送二位夫人来投,此恩此德,我刘备何以为报啊!可话说回来,当时自己没责骂他也是源于这种心态吧!兄弟如手足,妻子如衣服,衣服破,尚可续,手足断,不可续。如若在此期间二哥有什么三长两短,那我此罪大矣!我刘备一生能有一位这样的兄弟足矣,何况我有二位!还有子龙,自于汝南得之,此人之忠也可比二位兄弟,此人之能也不弱于二位兄弟,对了,还有姜维,此人智勇双全,实乃不可多得之人。我军有此诸人,更有卧龙凤雏、元直等一班荆州名士,真乃我刘备之幸、我军之幸也!我刘备何德何能,竟得此诸多能人相助。

此战虽形势危急,若然按孔明之言,我军至少有八成胜算。其实孔明之言,实为坚心之计也,以我军之能,能有一成胜算也当为不错,孔明等人如此言之,必是见靡竺、简雍等人惧战欲降,且三弟等人又欲急战速战,想一战转乾坤,故孔明方以八成胜算之说坚欲降者之心,缓急战者之行。孔明真知我心,“卧龙”之称不假也!其实孔明就算不以此言之,我也必与曹操决一死战,纵使战死沙场,也绝不降之。曹操识人之能,不是一个“强”字就能了结。以当时我兵只三千、将只三员之际,曹操就能说出“天下英雄,唯操与使君尔”之言,说明他知我犹胜于关张二弟,二位兄弟随我我年,竟还不知我志在天下,哦,此志不能说与上人知也,纵纵兄弟妻子,也不能说。哼,好你个曹操,自己拥兵百万,占据中原、河北、徐州之地,竟要联合其他所有势力讨伐于我,想我刘备,虽为皇叔,却只占有三城,你不讨伐于我,我也必讨伐于你。而今我不得不把刚到手的襄阳、江夏二城放弃,死守新野小城,此仇此恨,非一个“报”字了得。

一阵匆匆的脚步声打断了刘备放飞的思绪,派出去搜索已多日的马良从门外急步走了进来。“主公,大喜大喜!”

“何喜之有?”

“主公,”马良道:“前些日子主公派属下在襄阳一地搜索,属下竟找到了这样一件东西!”

马良从怀中掏出一个被布包裹得严严实实的东西,“主公请看!”

“啊,是易经!”刘备被这一忽然的喜讯所惊,失声叫到。

“正是!此为天下奇书,学之,能知天地、识阴阳啊!”

“此等奇书,非易得尔,汝何以得之?”

“属下连日查访,未果,正灰心欲返之际,一老者匆至,呈上此书,言明此书是其家藏之珍,其父告之须赠与有缘之人,老者日前偶见主公,认为主公乃其父所言之有缘人,遂回家取来赠。老者还言,望主公善用此书,以造福苍生。老者说完,不待属下酬谢,径自离去。”

“天意,天意!”刘备呐呐地说。

“启禀主公,马谡大人求见!”

“快请进!”

马谡匆匆进了议事厅,“主公,赵云将军谴使来报,赵将军队俘获敌将夏侯霸,问主公如何处置!”

“咦,夏侯霸不是战败回城了吗?怎会被赵将军俘获?”

“启禀主公,夏侯霸战败后,不知湖阳被赵将军所得,与夏侯尚一同径自返回湖阳,进至湖阳后,夏侯尚先发现湖阳易主,遂抢先而走,待夏侯霸听到夏侯尚叫走时,已然逃跑不及,为赵将军所获。”

“哈哈,真是自投罗网!那晢且收监,与张合、徐晃二人关在一起吧。哦,对了,听说徐晃使用的那把大斧不错,把他收了,给三弟用用!”

“主公,属下认为,此三人皆为曹操手下得力之将,杀之,如折曹操一臂,一可鼓舞我军士气,二可煞曹操锐气,同时也坚我军抗战之心。今日不杀,恐日后生变。”

“此言虽然不差,然我军以仁义治军,也当也仁义待人,彼虽为敌将,更为忠勇之将,若能为我所用,岂不快哉?若今不能为我所用,我军也仁义待之,若能为久之,其心必向我也。况我军现虽人材辈出,然人才者多多益善。况日后战烈,若尔等被俘,即为敌军所斩,岂不痛哉?今若曹操来赎,换些钱财或宝物以资军用,岂不更善?”

“主公一言惊醒梦中人,属下这就去办!”

第六章 迁新野二刘发兵

襄阳城诸将已集于议事厅,刘备正不断传达着命令:

“……命关羽队、张飞即刻向新野进军,不得耽误;命赵云队留兵5000交留孙尚香驻守湖阳,其余人等即刻向新野进军;命诸葛亮等人带领江夏所有人马向湖阳进军;命刘谌据守隆中,等襄阳兵马过后,立即弃隆中向湖阳进军;命孙干、简雍、马良立即向湖阳转移,诸葛尚和马谡各带兵15000向湖阳进军,其余人马由我带领向新野进军。明日出发,不得有误!”

襄阳城中,到处是一片乱哄哄的景象。本地的军士急于在出发的最后时刻回家与父母妻子告别,哭声、喊声响成一片。

一间草屋前,一老妪紧紧抱住一名稚气未脱的少年,失声痛哭。“孩儿,此一别,当何时才能相见啊!”

“母亲,您别哭了,孩儿定当活着回来孝敬您老人家!”少年呜咽着。

草屋不远处,一个约莫5、6岁的小男孩一手抓住父亲,另一手抓住母亲的手,一双乌黑的大眼睛流露出一种与他年龄不相称的迷惘。“娘,爹爹他不要我们了吗?”“孩子,你爹他要去打仗,等打败了敌人,他就会回来和你做游戏的。”母亲喃喃地说着。

“爹爹,打仗是什么?是不是一种游戏啊?你教我玩好不好?”男孩无邪的话语令母亲再也忍受不了,“哇”的一声,甩开孩子的小手,哭着冲进不远处的一房屋里,一阵悲切的恸哭声从屋里传出,父亲蹲下身,将男孩搂入怀中,眼中流出了一串串的泪水,他的嘴唇在激烈地颤抖着,想说点什么却什么也说不出来,只是紧紧地搂住孩子,任由泪水淋湿了孩子的肩膀,直似要把男孩溶入他的体内。

……

大队兵士不断拔营向隆中方向前行,数万人的脚步声还是没能淹盖住城中百姓的哭声,行进的士兵们低垂着头,没有人说话,也没人回头张望,只是跟随前面的队伍一步步向前走,连战马也似乎觉察到了什么,除了偶尔打个响鼻和铁蹄踩在地面石板上的“嗒嗒”声,就不敢再发出什么声音。

马谡骑着马走在大队人马之中,不时留恋地回头张望着。襄阳是他的故乡,生于斯长于斯,使他熟悉这里的每一座山、每一条河,甚至城中的大部分人都熟悉。过去的他并不明白什么叫故土难离,直至昨日他才一下子明白过来。看着士兵们与家人那难舍难分的离别,他的心像被针刺了一样。当一名小校报告说为防止军心动摇、不准士兵们离开军营与家人告别时,从未与人动过手的他不假思索地“赏”了这名小校一记耳光,并歇斯底里地吼叫着让左右拉这名可怜的小校出去重打五十军棍,还好被大哥马良喝住,这名小校才逃过此劫。事后,马谡有些后悔,这名小校所言不假,如果放任士兵们这样与家人告别,那么军心必将动摇。还好那些回去与家人告别的士兵竟全部按时归队,这也是马谡所没有想到的。四周人群的的恸哭声,让马谡竟不住感动有些心酸,是啊,如果没有战争,那么这个世界将是多么美好,谁不愿在家过那种男耕女织、儿女绕膝的田园生活呢?一场战争的发生,往往意味着无数生命的失去,可现实是残酷的,战争总是在不为人们所情愿的时候到来。饱读史书的马谡明白,现在战争既然来了,那就只有直视于它,畏惧是没用的。既然选择了抗击到底,那么任何时候都不能退缩,退缩,只能使自己立于被动,只能使自己成为砧板之肉。

一名小校“加快脚步,不许掉队”的高喊,使马谡从沉思中缓过神来,是啊,主公严令我带队向湖阳进军,可不能误了行程。误了行程,那可是要军法从事的!想到这,马谡喊来亲兵吩咐一番,过不多时,“加快脚步”的喊叫声此起彼伏,队伍的速度有了提高。

刘备指挥着24000名士兵,日夜兼程向新野转移,不日已近隆中。远远地看到前言数骑迎面而来,及至跟前,为首一人翻身下马迎将上来,细看时,乃是孙儿刘谌(注:在此剧本中,本只选用一、二代武将,然鉴于刘禅之无能,故以刘禅四子北地王刘谌代之,后又加入了诸葛尚,故剧本开始时第三代人物只此二人,其余第三代人物均须过数年方成年)。

“让你守隆中,何也跑至此地?”刘备没有因刘谌的出迎而喜悦,反而责骂起来。

刘谌也没想到会被祖父责骂,一时不知如何作答,呆看了刘备才道:“孙儿久居隆中,上次开会,祖父又以隆中重地,不可有失让孙儿守之,现已数载未见祖父,故而能想你了,今闻祖父将至,特来迎之!”

刘备心一软,想想也是,不管如何总是自己的孙儿,思念亲人之情任谁都会有,想至此,不禁道:“谌儿,其实祖父也想你,可军机之事,不可唐突。隆中乃襄阳去新野、江夏的必经之道,一旦有失则贻误大事也!汝今出来,隆中可曾进行安排?”

“这……,孙儿思念祖父甚紧,闻祖父将至,未及安排……”刘谌呐呐地道。

刘备大怒,扬起手中马鞭乱抽下去,“你这不成器的混蛋……”

正欲骂时,一探马疾驶而至,“报……启禀主公,前方发现刘表军的大队人马,约有20万之众,领兵者乃黄忠、魏延、公孙瓒、蔡瑁、李严,正向隆中进发!”

“报……”一探马又到,“启禀主公,前方发现刘焉军,约有20万兵马,领兵者乃王平、严颜、高沛、张任、吴班等人,正向襄阳进发!”

刘备大惊,对刘谌道:“速回隆中备战,若隆中有失,必依军法从事,决不轻饶!”

刘谌惶然而去。

“传令,全军全速前进,遇敌不战,只求速至隆中!”

分享本文地址:http://www.sanguogame.com.cn/special/san9/san9-xf.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