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入中...
当前位置: 首页 > 三国志游戏 > 三国志11

我玩《三国志11》的一些经历

来源:天下论坛作者/编辑:非常不敢说

我玩《三国志11》的一些经历

作者:非常不敢说

`题记:

不是英雄,不玩三国——篡改自林俊杰《曹操》

最近在玩光荣公司出品的《三国志11》。我玩过的上一款光荣的游戏,是586上的《水浒传·天命之誓》,每每回忆起那个游戏,就勾起我对逃课生涯的无限缅怀。现在我已经可以名正言顺的玩游戏,不必担心玩着玩着会有老师破门而入用分筋错骨手将我拿下押回去罚站勒令找家长。但这样反而没有了当年的刺激感,或许打电玩跟偷情原理相通,讲究的是“妻不如妾,妾不如妓,妓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

人还真是贱骨头。

闲言少叙,下面就说说我玩《三国志11》的一些经历。

选的是190年的剧本,十八路诸侯讨董卓,我选了大汉皇叔Uncle刘,高级难度。

190年,老子的队伍才开张,根据地是在平原,我手下只有关羽、张飞以及简雍,我也搜了几次人才,只找到了一个崔琰,能力尚可,顺便说,我对此人挺有好感,记得三国演义里描写他的长相,说是“虎目虬髯”,外形比较有个性,我喜欢。此外,有时会有个把打把式卖大力丸的来到我的地头,都是些二三流角色,焦触张南之类的,本来达不到我的录用标准,但草创阶段讲究不了这么多,我也收下了。就靠这几个人搞开发,要搞多半年才能把该弄的市场农场之类的基础设施全弄好,其间经常是轮到我行动的时候,因为没有闲着的人手,只有干瞪眼点继续的份,看着眼前流过的滚滚黄河,我想起了子曾经曰过的逝者如斯。

转眼到了191年,这一年间我深刻地体会到,平原是华北地区数一数二的贫困县,和焦裕禄的兰考有一拼,设施只有12个,和邻近的南皮、邺城无法同日而语,城市特产又是于我用途不大的弓箭,这样的条件下,我本打算坚定不移地走和平发展的道路建设和谐社会,估计到年底GDP也能涨个8%左右,可就在这时候,北边的袁绍,可能是也像完颜亮一样,作了个鬼梦,就决定南征我。这是很难对付的,陈浩南说过,一个好的老大靠的是讲义气、够狠、兄弟多,这就是著名的蛊惑仔成功三大定律,袁绍这个家伙,对盟友翻脸毕翻书还快,讲义气固然是谈不上,但后两条够狠和兄弟多却是真的,尽管他那些手下和现在的政府公务员一样大多数是吃干饭的,但人家胜在数量,我的两个兄弟关羽张飞也疲于应付。打到后来,我由于人少钱少家伙少,基本只有防守的份,有时眼看着南皮的兵倾巢而出,后防空虚,但没法去偷袭,这才叫有心杀贼无力回天。

当我花掉最后一点银子造长矛,让关羽张飞像《勇敢的心》里边梅尔吉布森那样在城下摆开长矛阵,对颜良文丑的骑兵做背水一战的时候,一直躲在角落里闷声发展的孔融——就是那个让梨的孔融,我幼儿园时代的偶像——在我背上插了一刀,他派使者孙乾来和我解除盟约兵戎相见,而此时太史慈和武安国两支部队已经挺进到临济港一线准备渡河了,看得出他们和使者是前后脚出发的,靠,这完全是山本五十六偷袭珍珠港的路子,卑鄙啊!这个游戏的设计者不愧是日本人。到了这个份上,君主刘备只好带领一批弓箭手在河边猛射,延缓滩头部队登陆,同时关张在城北力拒袁绍军,崔琰焦触之类的居中接应。

就这样拚到了192年底,高唐港失守,城防只剩不到一半,全部兵加起来不足两万,力气耗尽,兵舍也被打爆了,根本腾不出人手再建。不过袁绍此时也有些强弩之末了,北边的公孙瓒对他下手了。至于孔融军,能打的就一个太史慈,路线又远,构不成致命伤。反围剿看来已经见亮了,这时候黄雀也登场了,这就是邺城的韩馥,他这两年没打一仗,已攒了七万多弟兄,现在看出有现成便宜可捡,也宣布要来扁我,派出的是张郃、沮授、潘风、吕旷、吕翔、汤姆、杰瑞……也不知我刘备怎么这么不招人待见。更黑色幽默的是,南边我的同宗,只有三个武将不到三万兵的刘岱也和我翻脸了,此天亡我,非战之过也,面对潮水般涌来的各路侵略军,我长啸一声:人生自古谁无死,留下寡妇说不清。刘玄德自行了断,不死于鼠辈之手!

退出。关机。睡觉。

一夜无眠,原本以为凭借我多年精研英雄无敌、文明之类的策略游戏,对三国演义也还算挺熟,玩这种游戏该是轻车熟路,顺利肃清各地的反动军阀,完成祖国统一大业,没想到,出师未捷身先死。到底差他妈哪呢?

寡人悟到了,还是梅尔吉布森说得对,战争就是一群人想打死另一群人,这是敌我矛盾,是你死我活的,不是请客吃饭,不能那样雅致,那样从容不迫,文质彬彬,那样温良恭俭让,如果不像被人干掉,就得先发制人,就像小布什对萨达姆那样。要是像刘备这样自诩什么“操以急我以缓,操以诈我以仁”之类的,只有挨扁的份。

于是再战,还是反董卓联盟剧本,刘备。

我水平很菜的,不常玩,以前天天上班忙得跟孙子似的,哪有空玩游戏?前一段下了岗,这才能有几天悠闲的日子,打打游戏,看看影碟,上网扯扯淡,但过完五一好日子也该到头了,又得找工作了,没办法,家里米缸见底了。

上面两位兄台教的,我以前确实不知道,原来简雍还有这本事,真小瞧他了。崔琰的那个眼力,也得在有在野武将时才能发挥作用啊,要是根本就没有,搜了也是白搜,而且不建农场,这个我可没敢试过,我总是觉得手中有粮心不慌。钱还有留着招兵造武器,有时还得给老大交保护费,给手下小弟发红包,紧得很,要是再拿来买粮,真不知够不够,或许多建市场是解决办法吧,以后有机会试试。

要下载地址那位,不好意思,我是买D版盘安装的,各位如果谁是知识产权保护协会的,请别谴责我,我一个失业游民,人穷志短的,没偷没抢就买个D版过过瘾,我也不容易不是?

吃过晚饭在更新点正文,各位要是愿意就再接着指教。

这次我采取了积极打法,头半年发展,集中全部资金和行动力,造出12000支长矛,我两个兄弟一人一半,剩下的闲钱造了点弓箭,刘备亲自带一批弓箭手,提供外线火力掩护,就这样搞了一支部队,然后,与其坐待别人背盟,不如主动出击,袁绍暂时惹不起,除了他,离我最近的是西边的韩馥,此人是个垃圾,却坐拥河北地区最大的城市邺城,这实在是不公平,我作为平原的话事人,有义务带公民走出这片穷山恶水,拓展生存空间,我派简雍照会韩馥,要求他的势力并入我的旗下,弃甲倒戈率部来降,仍不失封侯之位。他拒绝了,这正在我意料之中,于是我顺理成章地宣布,对邺城发起“杰哈德”,就是圣战的意思,跟拉登老大学的。

他兵多城坚钱粮足备,但糟就糟在无将兵之人,本来有个张郃还算拿得出手,但我们刘关张三英,连吕布都能战,何虑张郃匹夫,几个回合就打得他逃回老家,但在游戏初期的技术条件下,军队对城池的破坏力很低,总会形成“环而攻之而不克”的局面,万一再打下去,我的给养和后续部队跟不上,那可要陷入保卢斯在斯大林格勒城下的窘境了,不行,必须改换策略。

我的强项在于,手下有关张两大顶级高手,必须把他们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如探囊取物的本事发挥到极致,如果能和对方武将单挑,我胜率在99%以上,但敌人很没种的,不敢跟我单挑,只能诱他们出战。

回城整编部队,让刘备作主将,张飞不单独带队,充任大哥的副将,这样再去打,张郃又出来抗拒天兵,刘备上去找他单练,这厮自恃武力值89,看见我们皇叔武力值只有七十多,乐得屁颠屁颠的就答应了,于是单挑。

这个游戏在这项设置上有问题,因为从字面意思看,单挑一般是指一个对一个,不能有第三者,否则等同于包二奶。但在这里,一支部队的一个将领与对方单挑时,同队的其他将领(如果有)可以随时替换上场,经常是打着打着就换人,所以说是单挑,有时候其实是3p,甚至4p都有可能,最壮观的是3vs3,简直有点像kof了。

就这样,我用刘备叫阵,对方一应战,我打两下就换上张飞,三爷武力值98,打几仗就会升到99,这个游戏里,论单挑出了吕布的100,就数他最厉害了,基本撂倒一个俘虏一个。对方一支6000人部队,我一战擒了主将,余部一哄而散,电脑没脸没皮,我屡试不爽,捉了张郃,又捉了史上名气最高的龙套潘风(“吾有上将潘风,可斩华雄”,这句著名的无厘头豪言说的就是他),韩馥的四万多军队很快就在我擒贼擒王的战术下所剩无几。不足一万的兵力龟缩在城里,听着撞城锤撞击城墙的巨响,仿佛沦陷之前的君士坦丁堡。

加上一把劲,抢在191年之前把邺城拿下来。

我做到了。

190年11月21日,韩馥军灭亡了,刘皇叔的仁义之师开进邺城,人民手捧鲜花夹道欢迎,华北大地上……(此处略去三千字,类似描写见《人民日报》)

191年,根据剧情设定,反董卓同盟的各路诸侯之间关系恶化,我和袁绍的的关系变成了“险恶”,他随时都可能毁盟,我平原老家的兵力大半都投入邺城攻坚战了,难以守住,我索性只留1000骑兵,把剩下的兵力和钱粮都转移到邺城,如果袁绍打来马上退往邺城,邺城南有黄河,对岸陈留的曹操目前还是盟友,他正顶在反董第一线,不太可能抽出兵力过河来打我,西北是晋阳的张扬,兵微将寡,诚不足虑。

忘了交待,拿下邺城后,我收编了韩馥的大部分部下,其中武的张郃,文的沮授,都是一流人才,我颇赖其力。剩下的大小龙套,辛评辛毗吕旷吕翔等等,当然还有上将潘凤,现在也都是我的人了,韩馥本人太垃圾,我把他放了。现在我也是有14个小弟的老大了。中央政府看我做大了,册封我为州刺史,更令人振奋的是,坚持不懈的人才发掘终于有了成果,我铭记司马徽先生的教诲,“十室之邑,必有忠信”,占领邺城之后,每一回合都都搜索人才,虽然大多数时候都无功而返,其间还曾遭遇了汉末著名的行为艺术家,裸奔先驱弥衡,被他数落了一顿,但这一天终于有了收获,张飞回报说,找到一位豪杰,名叫赵云。这下齐活。

千军易得,一将难求。有了关羽、张飞、赵云这三个“万人敌”,再加上张郃——略逊半筹,打个八折算是八千人敌好了——我已经视袁绍的六万大军如无物了。

4月末,袁绍宣布解除同盟,我甚至有些诧异,他会拖这么久。如前所述,我当时在将领层面上已经有和他扳一下手腕的实力了,但我觉得与其据守平原和这个河北地区老大硬拼,还不如暂时避其锋芒,先蚕食周围的弱小势力把雪球滚大,等有了必胜把握再决战。

打定主意,留在平原和高唐港的兄弟把当地钱粮搜刮一空,逃往邺城找组织,临行时我拼着技术分被扣,把平原的农田市场并设全部毁掉,坚壁清野,一粒粮食也不留给侵略者。我告诉自己,这不是逃跑,是战略转移,和伟大的红军长征是一个道理。

要说电脑的AI到底还是有限,只能看到一城一地的得失,袁绍的部队开进了平原,似乎比李自成进了北京还得意,并没追到邺城来打我。而且现在的局势其实是对他不利,他打平原动用了一半左右的兵力,而且这座城被我拆得干干净净,一时半会建不起来,只能空耗给养。他的老巢南皮空虚,北平的公孙瓒自然不会客气,他也摒弃盟约来打袁绍了。这就是公孙瓒聪明的地方,此前他已经摆平了辽北地区著名狠人公孙度,绝了后顾之忧,袁绍仗着人多多线作战,打起来还真有点招架不住。

不管他们军阀混战,我决定暂时不去收复平原,让他占着,还能顺便帮我挡住孔融。我不惜多花点时间,先建设好邺城,再相时而动。

192年,那是一个春天,我在华北地图上画了一个圈。

邺城在我的英明领导下,已跻身中等发达城市之列,资金过万,储备粮接近六位数,治安100分,居民六万多,有道是:庄稼汉庄稼汉,武装起来千千万,我这跟斯巴达一样,全民皆兵,所以也可以说士兵六万多。再看我的邻居们,东边的平原依旧一穷二白,南边的陈留-虎牢关一线兵祸连连,在乱世当中,我这里简直是人间乐土。

但时局动荡,生灵涂炭,我不能坐在家里独享太平,我有义务吊民伐罪,拯天下苍生于水深火热,用正义的战争来结束不正义的军阀割据,(好像是这么说的吧)。第一个要消灭的是晋阳的张杨,这家伙实在是废物,到现在才攒了不到三万人,手下也全是一班杂碎,不堪一击。并不是我想搞侵略,而是如果我不去占领,会有更邪恶的势力占领它,我实在是为了拯救晋阳的人民啊。出兵吧。

现在小弟够用了,刘备已经无需赤膊上阵了,关张赵三队,合计两万人,三两下就打下了晋阳的屏障壶关,向北推进。北上太行山,艰哉何巍巍!这活本来该曹操干的,他既然正被董太师K脱不开身,就由我代劳了吧,反正天下英雄,除了他就是我了。要说晋阳的地形还真是易守难攻,城池坐落在山顶,只有一条路能上去,真的能做到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不过前提是有个强一点的武将,而张杨这缺的就是这个。凭借着地形和我周旋了一段之后,城破败亡,部署悉归于我,我又拥有两座城了。晋阳的条件,别的方面其实比平原也好不了多少,强就强在特产:战马,凭借这里低廉的造马价格,我用了三个多月的时间组建了一支骑兵部队,改变了此前枪兵打天下的局面,机动力大增。

又有点拔剑四顾心茫然了,灭说好呢?这时,系统提示:刘虞军灭亡了,袁绍干的。这家伙还真是个扩张狂,虽然已经和公孙瓒拼得左支右绌占不到便宜,居然还有心思开辟新战场,可能真像易中天老师说的那样,他觉得单打一个敌人不够潇洒吧。不过他虽灭了刘虞家,看来多半还是为他人做嫁衣,因为他新抢下来的蓟县只有一半的hp,人也不满一万,公孙瓒的军队似乎已经冲着那里去了。

机不可失,如果被公孙瓒抢先夺过蓟县,我就没法从他手上抢了,除非解盟。于是我晋阳的两万多人倾巢而出,城里只留了几百号人看家,留守的武将全力抓治安,以免出现山贼。紧赶慢赶的,赵云和张郃的两支骑兵队,总算在蓟县城破之前到达,后边刘备的弩车还在那条山间小路上缓慢爬行,仿佛置身于下班高峰时的长安街。我来到城下,由于不太会算账,用了好几次s/l大法,才抢在公孙瓒的部队之前破城而入,蓟县是我的了。刘虞是蝉,袁绍是螳螂,公孙瓒是黄雀,而我是食雀鹰。

公孙瓒还是比较厚道的,没有当场跟我翻脸,带着残部退回北戴河疗养去了。袁绍,这位昔日老大,老家南皮在战火中荒废,箭楼之类的非法建筑早被北京市城管队长公孙瓒拆干净了;平原地小民贫不能持久,他现在败象已显,我决定不给他喘息之机,在蓟县稍作整顿就兵发南皮,同时在邺城囤积力量。

打南皮相当的顺利,袁绍自己带着颜良和田丰在平原,也不知道回来支援老家,只留下文丑守城,再其他就都是些一米以下的了,比如“乌巢酒徒”淳于琼。我关张赵三将在城边守着不打,偶尔放上一把鸟火,有出来冒头的上去就群扁,刘备、沮授一人推一辆弩车在后边射,休整期间,我研究了强化车轴,弩车终于提速,这东西打建筑不受反击,我以后攻城再也不用像变态的乃木希典那样搞肉弹战术了,科技的进步果然是伴随着人性化啊。

须臾,城破。抓的俘虏我问都不问悉数释放——反正一会还能再逮住。

一手抓战斗,一手促生产,在我东征西讨的同时,邺城和晋阳两座后方城市已经分别积攒了五万人和近三万人,把晋阳的兵运到南皮,同时调派人手,把赵云和张郃移动到邺城,关张留在南皮训练士兵。等一切安排停当,已是193年秋天,该是抢秋膘的时候了。

这大半年间,袁绍每况愈下,缩在平原小城里,可惜这家伙永远不懂得厚积薄发,稍有点力量就骚扰邺城一下,但规模不大,我总能很轻易的打退。就这样我的人越攒越多,他的兵越打越少。我出兵的时候,他的人马只有两万出头,我刘关张、沮授出南皮,赵云、张郃、上将潘凤、方悦(打张杨时收的,武力值81)出邺城,两下里合计5.9万大军,巨石压卵之势,杀向我起家的平原——我胡汉三又回来了,吃了我的给我吐出来,拿了我的给我交回来!

我的还乡团与负隅顽抗的袁军战于城下,手下败将文丑不自量力的找张飞单挑,不敌被擒,这个小插曲加速了袁绍的灭亡,袁绍本人也曾在战斗中被我擒获,我释放他时,他居然说:“多谢,这样一来就可以和妻子团聚了。”好深情啊。

194年,平原光复了,曾几何时,追得我弃城而逃的河北老大袁绍,对我俯首称臣,他当年何等嚣张,结果从辉煌到倾覆,仅仅不过三四年间。“眼看着你起高楼,眼看着你宴宾客,眼看着你楼塌了。”一股小人得志的快感充塞于我的胸中。

袁绍反革命团伙被打倒,我本着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精神,给这帮失足青年们一个重新做人的机会,当场弃暗投明追随我的,马上发红包;一时转不过弯来的,押下去,慢慢做思想工作,想通了再投诚,照样发红包,革命不分先后。宗旨就一个:不是我D的,就把你吸收进来。

本文地址:http://www.sanguogame.com.cn/special/san11/san11-xd18.html转载请保留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