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入中...
当前位置: 首页 > 三国志游戏 > 傲世三国

生活在天下三分的时代

来源:目标软件游民论坛作者/编辑:东山亮

我永远忘不了,曹军冲过来的时候,残忍的样子,他们或许因为能够得到公开杀人的权利,而把体内的兽性引发出来了吧。我们虽然只是普通的百姓,可我们也是人,在曹军的眼中,我们不过是一群阻碍他们行动的蝼蚁罢了。

那年,我只有十三岁,听到曹军即将踏平樊城的消息,大家都人心惶惶。刘备大人一说带领我们一起过江去避难,我们和新野的百姓都愿意一起追随。我们这里以前在刘表大人的治理下,不像其他地方有什么大的战乱,生活得挺太平。这次离开家乡虽然心中不忍,但大家都听过曹操在徐州屠城的事,不如追随刘备大人逃到安全的地方。十数万百姓一起扶老携幼,将男带女,渡河后先往襄阳,不得而入又行往江陵。第二天深夜,曹军已经追上来了,数千铁骑滚滚而来,一下子就把刘备大人的部队打散了,军民一起纷纷乱逃。曹军就像砍韭菜一样见人就杀,一排排的人群倒下去了。

这时,我的父亲振臂高呼:“乡亲们,我们不能任人宰杀,大家一起上呀。”我的父亲是附近最出色的猎户,也练了一番武艺。他面对此景,挺身而出了,一下子得到了大家的响应,乡亲们纷纷拿出自己的猎刀、斧头、甚至扁担作武器,集合在一起。

“亮儿,你先带着你娘和弟妹走,我打败追兵就赶上你们”。父亲对着我说。

“不,我也要和你一起杀敌”我望着父亲,手里紧握着父亲给我的小猎刀。

“亮儿,听话,你还要照顾好你的母亲和弟妹,这一拔追兵我很快就能打退。”说完,他就带领其他乡亲冲向追上来的曹兵了。

曹兵万万没想到这些老百姓居然还会反抗,一下子给这批“农民军”打了个措手不及,冲在最前头的曹军被砍死了十几个,我的父亲冲在最前头,手起刀落,连杀好几个曹兵。“哇,这些贼民好厉害,快撤!”这队曹兵黑暗中不知还有多少不怕死的老百姓,拔腿就跑了。我的父亲举起他的弓,“嗖、嗖、嗖”一下就又射死了好几个曹兵。

这时,又一队举着“夏侯”大旗的曹兵冲过来了。“夏侯将军在此,谁人敢逃!”他一出声就止住了败逃的曹军,“这些贱民也值得你们怕吗,简直有损我军声威!”说完,他拍马而上,手里战刀翻滚,我的几个乡亲一下子就给他砍得身首异处,“嗯?那个贼头看来还有些本事,我在你就别想猖狂!”接着他突然向我的父亲冲去,战刀砍向我的父亲,我的父亲刚好把刀捅进一个曹兵的肚子里,来不及抽出,只好用手臂去挡。“喀”的一声,我的父亲手臂和身子都被砍成了两段。

“爹!”,我惨叫一声,父亲居然就这样死了,但我很快反应过来,“我们快逃!”,我带着母亲和弟妹一路奔跑,脑海里深深的记住了那个杀我父亲的曹将的样子,“有生之年我一定要报仇!”我暗暗在心里发了重誓。

要报仇,我就一定要活下去,决不能现在就死。所以我们拼命逃着,一路直到天明,渐渐远离了厮杀的声音。“我们下一步该到哪里呢?”我问母亲。“听说益州那边号称天府之国,我们到那去过太平日子吧”。于是我们流浪到了西川的涪城。幸亏我家世代以打猎为生,我凭着我父亲教给我的一些技术,日子虽艰难还过得下去。在这里不断传来刘备大人打胜战的消息,“赤壁之战”大胜曹军后,刘备大人又袭取南郡,进而再取武陵、零陵、桂阳、长沙四郡。

来这里三年后,东川的邪教首领张鲁又要来打西川,于是益州牧刘璋把刘备大人请来抵挡张鲁,刘备大人就率领数万军士来到西川,进驻葭萌关。刘备大人到了之后,严禁军士,广施恩惠,也没有什么苛捐杂税,税率每个月仅有百分之十,于是我们全家也搬到了葭萌关住。一日,我经过城中的牌坊时,看到贴着一张告示,上面写着召募随军民夫,愿意者每人可即得二十斤粮食和二十斤木材,以后待遇从优。这对我的家庭帮助还是很大的,于是我报名参加了。作为一个随军民夫,我被分派到伐木,以供给军需。

不久,刘备大人闻曹操兴兵犯江东,恐荆州有失,欲勒兵回师。遣人往成都借兵、粮,刘璋却只给了很少,刘备大人大怒,遂起兵攻川。由于刘备大人对我们百姓很好,深得民心,军民都很支持他,于是一场大生产运动展开了。原来种地、养猪、伐木、采矿的民夫都抽调一部分出来,兴建兵营、兵器坊,有的愿意参军的还被派去训练当兵,同时也开始征召更多的人当随军民夫。随着随军民夫的增多,我被派去修建更多的民居,每天虽然工作很累,但每天传来刘备大人作战胜利的消息,都使我们更加支持刘备大人,更加卖力的工作。

刘备大人攻取涪水关后,留霍峻、孟达守葭萌关。接着去攻打雒城,庞统军师却在途中战死。只好发书至荆州,留关羽大人把守,孔明与张飞、赵云等皆入川作战,一路斩关夺隘,势不可当,连夺雒城、绵竹。

此时,刘璋以二十个州的报酬差人向张鲁求救,于是投靠张鲁的马超带领大军杀向葭萌关来了。葭萌关此时兵微将寡,霍峻大人一面向刘备大人求救,一面组织军民抵抗。马超带领大军到来时,大家都怀着既钦慕又害怕的心情争相观看这位“西凉锦马超”的风采,马超在关下大喊道:“汝等怎堪与我为敌,何不早降。”霍峻大人在关上毫不畏惧,回应道:“吾岂降贼者乎,头可得,城不可得。”马超听后长枪一挥,怒喊一声:“杀!”,带领的大军如潮水般涌来。

马超果然不愧为一代名将,虽然我们的兵士在关上不断射箭,矢如雨下;我们的民夫则来来往往,添砖加石;仍然被他的大军不断的冲上城楼,我们慢慢坚持不住,最后终于失守了。马超冲入关内后,追着霍峻大人,口中喊道:“匹夫莫逃!”霍峻大人只有绕着城里的房屋转,以图摆脱马超,他们俩匹马一前一后从我身边而过的时候,我眼看霍峻大人就要被追上了,而身边又没什么武器,我突然不知哪来的勇气,拿起石头就往马超头上丢。我丢得挺准,马超不由得头一偏避过这个石块,其他民夫见状,也拿起石头什么的往马超身上丢,马超只好挥舞长枪一一挡开,却也使霍峻大人逃远了。

正在危急的时候,突然关外喊声大震,原来张飞将军率领的援军到了。张飞将军指挥部队配合葭萌关的守军把马超的部队打败了,然后把马超团团围住。马超见无路可逃,只得下马请降。后来霍峻大人念我之勇,问我是否想参军,我答应了,于是我被训练成一名弓兵,加入了刘备大人的部队。

收得马超后,我军挥向成都,刘璋无奈之下只得出降。进城之后,按例举行仪式,我们兵士们排的整整齐齐的,等着刘备大人和其他官员检阅。

当诸葛军师经过我身边的时候,我突然站出来,拔出我随身带着的小猎刀,诸葛军师的护卫们大惊,立即拔刀出鞘护住诸葛军师

当诸葛军师经过我身边的时候,我突然站出来,拔出我随身带着的小猎刀,诸葛军师的护卫们大惊,立即拔刀出鞘护住诸葛军师。我笑着说:“诸葛军师,你还识得此刀否?”诸葛军师看着小猎刀,再仔细看着我的脸,说:“你是……小亮?”

原来,在七年之前的除夕那天,我和父亲上山打猎,却正好撞见一年轻人正要被老虎袭击,我来不及多想,就立即把手中的小猎刀飞了出去刺中了那老虎的身体,老虎大怒转向我扑来,我们两父子与那年轻人一起联手打跑了那只老虎。原来那年轻人正是伏龙先生——诸葛孔明。

诸葛军师从记忆中回想过来,对着护卫说:“你们退下”。接着问我道:“你们可是我的救命恩人哪,多年不见,你父亲呢?”

“家父已经去世了,他是被一名姓夏侯的曹将杀害的,此仇不报我誓不为人。”于是我把父亲如何被杀,该武将长的如何模样,原原本本的告诉了诸葛军师。

“原来如此,晚上你到我的住处来一下。”诸葛军师说道,然后他接着检阅部队去了。

到了晚上,我去了诸葛军师所住的宅子。诸葛军师在他的房间里会见了我。诸葛军师道:“小亮啊,我知道此血海深仇你是一定要报的,但你可知那名曹将是谁吗?”

我摇了摇头。

“根据你所描绘的样子,那人应是曹营大将--夏侯渊!此人武功极高,我军也只有关羽、张飞、赵云、马超等数位将军可敌,想杀他谈何容易。”诸葛军师道。

我哭着说:“杀父之仇如何能不报,我即使粉身碎骨,也一定誓杀此人!”

“好,既然如此,我传你一件宝物,此时我所制之“连弩”,每次可发十矢,可助你一臂之力。”诸葛军师说完拿出一具造型奇特的弩给我,并教我使用之法。

“军师大恩,小人没齿难忘。”我跪拜道。

“小亮无需多礼,我这也只不过报答恩公当年对我的救命之恩罢了。但此弩你一定要收藏好,不到危急之时不要拿出来用。”诸葛军师道。

“军师,小人明白。”我答道。

在诸葛军师的安排下,我被送去训练成弩兵,我日夜苦练射击技术,希望终有一天能报父仇。

第二年曹操袭取张鲁,夺取汉中,后又命曹洪率夏侯渊、张合攻蜀地,张合被张飞将军败于宕渠山,后张合又攻葭萌关。诸葛军师派黄忠、严颜两位老将军率兵救援,我们弩兵部队也被分派到黄忠将军麾下一起出征。

黄忠将军用骄兵之计胜张合后,再取曹军粮草积聚之所定军山,定军山正是由我的杀父仇人--夏侯渊所把守的。夏侯渊坚守定军山,不肯出战。于是黄忠将军与法正大人商议,黄忠将军道:“孝直勿忧,吾自有计较,先取了对山,然后可取定军。”

我们出兵定军西面所对之山,以大军败敌将杜袭,守在半山腰。夏侯渊闻知对山被夺,大怒曰:“黄忠占了对山,不容我不出战。”然后夏侯渊引兵前来,却被我们弩兵和弓箭兵部队射住,不能前进。我看清了夏侯渊的容貌,没错,他真是我的杀父仇人!我心里愤怒已致,但我知道现在还不是下手的时候,我忍住了向前亲刃仇人的冲动。

午时之后,曹兵体力下降,士气低落,于是黄忠带领我们诸军一起冲下山来杀向曹阵,我骑着一匹马,跟在一马当先的黄忠将军身后,离夏侯渊还有五十步的时候,我拿出了军师给我的连弩,对准夏侯渊发射过去。夏侯渊有点措手不及,他没想到居然有此兵器,可以一箭而连发十矢,连忙举起大刀来挡。“珰、珰、珰、珰、珰……”夏侯渊连续挡住了九只箭,终于,第十只箭射中了他的肩膀。这时,黄忠将军挟着雷霆之势一刀砍向夏侯渊,夏侯渊由于肩膀中箭,举刀慢了一些,高手过招岂能有毫厘之差?“喀”的一声,夏侯渊的脑袋平飞了出去。曹军见主将已死,四散逃命去了。

“爹,我终于为你报了仇了,你若在天有灵,也可安息了。”我大哭向天而道。

后来,曹操为报夏侯渊之仇,领兵二十万而来,却被刘备大人败之。刘备大人遂进位汉中王,大典之日,万众军民一起欢呼:“大汉万岁!汉中王万岁!”这时,刘备大人的军势强盛,没有人不相信刘备大人一定能够中兴大汉的。

现在,听诸葛军师说关羽将军开始准备北伐了,我向诸葛军师请求调到关羽将军麾下。 毕竟,樊城才是我的故乡,为了回到我日夜思念的故乡,我一定会英勇的作战的,但我不知道以后我的命运会如何,是否还能过上以前和平无忧的生活……

在我十二岁那年的除夕那天,我和父亲上山打猎,想着今晚要吃一顿丰盛的除夕饭,天气虽然很冷,但我却恨不得把山上的动物都打个光才回家。

“爹,你看,那里有只野兔,我今晚要吃兔肉,让我来射。”说完,我拉弓搭箭,瞄准好“嗖”的一箭飞出,却给那小兔子躲开了。我们赶快过去追,追着追着却突然听见“吼”的一声,我吓了一跳,问父亲:“爹,那是什么声音?”父亲回答道:“那好象是老虎叫的声音,亮儿,我们过去瞧瞧。”我们走了过去,雪地上果然有四行脚印,两行是靴子的,两行看来是个巨兽的脚印,“看来好像有个人正给老虎追着呢,我们快追上看看”。

跑了一会儿,果然看到了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他前面有一头黄斑皮的老虎,那人双眼紧闭,看来已经绝望等死了。我看到此景,来不及多想,就立即把手中的小猎刀飞了出去刺中了那老虎的身体,那老虎刚想扑前把那年轻人吃了,却突然受到我的飞刀突袭,负痛大怒,扔下那年轻人直向我从来。我和父亲连忙向那老虎射了几箭,但却被它灵巧的躲过了,继续朝我扑来。它纵身一跃两只巨爪打向我的头,我连忙缩头身子一滚从它的肚皮下穿过。父亲乘机砍了它一刀,那年轻人也拿起我扔出去的小猎刀过来帮手,我们三人力战之下,老虎最终负伤而逃。

“两位壮士相救之恩,山人孔明没齿难忘。”那年轻人向我俩父子深深一楫道。

“小事何足挂齿,先生多礼了。”我父亲答道。

“孔明?难道你就是那鼎鼎有名的伏龙么?”我一下子想起来问道。

“呵呵,小兄弟,鼎鼎有名不敢当,伏龙正是山人字号。”孔明答道。

“原来你就是隆中的孔明先生,有礼了。”我父亲双拳一抱道。“巧的很,小儿与你同名呢。亮儿,还不快来拜见。”

“小子拜见孔明先生。”我弯腰一楫道。

“小兄弟叫我亮叔叔就得了,我就叫你小亮吧。”孔明道。

“不知孔明先生除夕一个人外出到此人迹荒芜之地作甚,何故被此虎追?”我父亲问道。

“我想找到西来寺,不知大哥可否知道此寺?我刚才独自一人行走,却无故招惹到此虎,幸亏大哥相救,不然小弟此命休矣。”孔明答道。

“原来如此,西来寺我知道在哪里,翻过此山即到。但西来寺荒废以久,人烟罕至,不知先生为何要到那里?” 我父亲问道。

“哎,大哥我也不瞒你。你可知大汉气数已尽,天下今已被各诸侯割据而四分五裂。我虽欲凭己力扶汉,但苦无明主可投,只有刘皇叔看来是可以中兴汉室之人。他已经两次寻我出山,如此深情我岂可不报,但天命难违,我只有寻法逆天而行,希望可以延续大汉之国运。我听说西来寺有一流传下来的佛祖舍利子,希望可以找到舍利子,利用此中所隐含的强大灵力,乘今晚除夕新旧更替、天地变换之际,施以天人逆换大法,舍我一半寿命以换取大汉气数延续下去。”孔明道。

“先生此举令人敬佩,但先生舍弃一半的寿命,岂不太可惜了吗?” 我父亲道。

“人生在世,活得长久又有什么用,我怎忍黎民百姓生活在此水深火热的乱世之中。我师父曾经跟我算过我应有一百零八年之寿,我虽折寿一半,仍有五十四岁,已不算短寿,况且我还有一法可添寿增纪。在我有生之年,一定可以辅助刘皇叔兴隆汉室,救黎民百姓于水火之中!”

孔明道。

“先生一言,真令鄙人茅塞顿开。孔明先生,我这就带你去西来寺。”我父亲说完就在前面带路。

一路上,我和孔明先生互以“亮叔叔”、“小亮”称呼,我不断说着笑话,逗得孔明先生也哈哈大笑,但是我依然从他的脸上看出丝丝的愁容。不久,我们行到了西来寺,寺里早已凌乱不堪,到处挂满了蜘蛛网。

“我打听到佛祖舍利子乃是随佛教从西方极远之地传入而带来中原的,西来寺保存了其中的一颗,置于佛塔之顶。但佛塔这么高,又无上去之途,现在该如何办呢?”

孔明先生说道。

“没问题,看我的。”我父亲边说边拉弓搭箭瞄准塔顶,拉满弓后手一松,箭笔直的向塔顶射去,刚好射破了塔顶最细的地方,塔顶整个的掉了下来。父亲一手把塔顶接住,破开后果然发现了一颗舍利子。

“有劳大哥,现在我可以作法了”孔明说道。

“先生作法一定不容干扰吧,我父子俩就给你守着护法。”父亲说道。

“如此,就有劳俩位了。” 孔明说道。

我们帮孔明先生一起做好了作法前的准备,子时一到,孔明先生就开始做法了。孔明先生烧过符纸。口中念念有词道:“皇皇帝天兮听我言,悲天朝兮前路茫…………。”直到天色开始放明,终于作完法了。

孔明说道:“多谢二位相助,我们走吧。”出寺后孔明说道:“大哥今年内恐有杀身之祸,请多保重,小亮如果以后有什么麻烦可以来找我,我一定尽全力帮你。”

“好的,我一定会多加小心的,多谢先生提醒。”父亲答道。我们就此互相拜别了。分手之后,父亲对我说:“亮儿,我看孔明先生以后一定非寻常人,如我真有不测,你可一定要记得投靠他,我也就放心了。”我点了点头。

分享本文地址:http://www.sanguogame.com.cn/special/aossg/sftx-sh01.html

相关内容

  •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