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入中...
当前位置: 首页 > 三国志游戏 > 傲世三国

《傲世三国》里的平凡人生

来源:三国游戏网作者/编辑:limzr

这里没有英雄,有的只是两个平凡的人;这里没有传奇,有的只是平凡人的平凡事。——题记

我出生在一个动荡不安同时又是催人奋进的年代,各路霸主此消彼长、相互厮杀,百姓则在城头变幻大王旗的间隙里苟延残喘。

我叫阿水,从名字上就可以看出我是一个平凡的人;无奈的是我有一颗不愿平凡的心。我再也不想在惊天动地的战鼓敲响时东躲西藏,更无法忍受在命运的随波逐流中老死一生。何况现今我主刘备以仁德治天下,对内低税轻赋、体恤百姓,对外兴有名之师,征战四海,无人不服。如若我能投身于此为国效力的洪流之中,战死沙场,马革裹尸,即使不能光宗耀祖,也感死而无憾。

所以,当城中征召的告示一经贴出,我就毫不犹豫的去报了名。

与我同去的还有同村的阿宝,他同我一样,也是个不甘寂寞的人。我和他是除了妻子不能共享以外,其他皆可共享的好兄弟。这样,我们就告别了各自的妻儿上了路。

结果很快就出来了,有幸运也有不幸。幸运的是我们两个都被录取了,不幸的是,他被录取到军营,成为一名威风的长枪兵,而我却要被指派到农场养猪!

这显然违背了我的初衷,我向管政务的官员表达了我对此分配的不满以及想上战场的强烈愿望,他没有改变这个任用,反而劝我说,在城市发展的初期,生产比战争更重要,也就是说养猪比打仗更重要,也就是说我阿水比阿宝更重要;又说,年轻人就要从基层干起,要积累经验,不要介意做小事,琐碎的事,现在做小事就是为了将来做大事;还说,没有猪就没有肉,没有肉就没有酒和包子,要是没了包子和酒那这社会……一番话下来,让我觉得,原来自己才是决定这个城市命运的人,自己提的都是无理要求。

我不能不干就回去(实际上已经回不去了),好不容易出来一次,也得有个交代;可被征召来喂了几年猪,将来如何对人提起?难道我的丰功伟业就要从猪圈里建起?算了,先干干再说吧,大人最后不是说,看看以后,说不定还有调整的机会嘛。

就这样,我怀着矛盾的心情返回了农场,开始了我的养猪生涯。

只是,每当我路过军营时,总有一种怅惘若失的感觉。

我真是太高兴了,从今天开始,我终于成为了一名我多年梦寐以求的真正的战士。从此,我可以策马扬鞭,驰骋疆场,为我的理想而去战斗。我将为国家赢得功勋,为家庭赢得荣誉,为我个人赢得一世英名。为了这一切,我将不惜赴汤蹈火,血洒沙场。

我真太幸运了,尤其是相对于我同去的好友阿水来说。我们从小一起长大,气味甚是相投,我们都有建功立业,光宗耀祖的野心,我们都是不甘平庸的人,这就是我们为什么要投报朝廷的原因。当我一身戎装、威风凛凛的站在他面前时,我发现他的眼中充满着我粼粼铠甲所反射的光芒。我劝慰着他,但抑制不住的兴奋却让我有些得意享受着他的羡慕和嫉妒。这样,我们互相问了问情况,聊了一阵。他问了我很多军营的情况,并不停的把玩着我的长枪,话也很多;可我一问起他的情况,他不禁的垂头丧气起来,就连连摆手,示意我不要问。

末了,他拍拍我的肩,郑重其事的说道:“兄弟,这个机会不容易呀,好好干,可不要忘记了我们当初的誓言,我们兄弟中有一个能够出人头地我就满足了。我在后方,会照顾好你的家里人的,我的工作也是对你们最大的支持,放心吧!”

这时,也许是我们聊得太久,不远处圈里的猪饿的叫了起来。

“你看,我的战场在召唤我了,”他头也不回的边走边说,“你要多保重,闲了来坐坐。”

看着他里去的身影,我不禁为我刚才的优越感而内疚起来。寸功未立的我有什么好得意的。好兄弟,你等着吧,我一定干出个样来让你看一看!

第一次的出征让我既兴奋又紧张,尽管那只能算作一次侦查活动。我们是分散行动的,上级交代的方针是:主要在侦查地形,打不赢就跑,摸清敌人的所在,尽量占领一些村县。我很顺利就按既定路线完成了任务,并将地形作以草图。虽然我也遭遇了一些敌兵,但由于都是同样的目的,所以都没有轻举妄动。我们远远的互相看了一下,在满足自己好奇心的同时又都不禁握紧了手中武器。我看不出我们有什么不同,在军装的包裹下,我根本看不清他的脸。我们所不同的只是我们衣服的颜色以及头脑中的信仰。使他成为我的敌人,这些,就足够了。“下再让我遇到他,我一定要杀死他。”,我在心里暗暗的想。我也占领了一个村县,由于无人占领,所以也没费多大事,让我记忆犹新的是,那里的百姓对于我冷漠的眼神。是啊,在战争中,这些小小的村县被各路人马频繁的夺来夺去,是再平常不过的事了。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敌人不时的来进攻我们,我们一般都闭门不出,只是多派一些弓箭手埋伏在城墙的垛口之间,并在城内放置了大量的投石车,给前来侵犯的敌人以痛击。我则被指派负责一段城墙的巡逻任务,以防敌人利用云梯偷袭。我也同偷袭的敌人交过几次手,每次都是冲锋在前,也受了一些伤,所幸皆无大碍。显然,我们的这一阶段策略是防御而非进攻,要大力的发展经济,用上面的话来讲,就是要韬光养晦,我们要做到厚积薄发。

阿水那里,我在闲了时总是会去的,他已不似开始时的满腹牢骚了。

阿宝每次来时都显得兴高采烈,讲起他的战斗经历时更是添油加醋,吹得天花乱坠,诚心让我不舒服;我也不忍心打断他,在他的讲述中过着干瘾。当然,我也不甘示弱,故意同他大讲如何给猪增肥的经验。可渐渐的,他再来时,谈话的调子就越来越低了,人也越来越成熟了。其中有这样一次,让我至今无法忘记。

那是他的第一次真正的受伤。当他与攻城的敌人遭遇时,在昏天暗地的拚杀中,他突然发现了一个他似乎熟悉的面孔,就在他试图回忆的一霎那间,那人一枪就刺中了他的肩膀,这猝不及防的一下让他愣住了,甚至忘记了还击,幸亏闻讯而至的几个弟兄将那个家伙乱刀砍死,他才保住了性命。事后,他躺了一个月才爬起来;他也终于想起来,那个人,就是他第一次出城碰到的那个敌兵。

“我当时的头脑中一片空白,”他对我说,“不知为什么,我手中的枪也突然拎不起来了,现在想起来,那情形,真是可怕。”说完,他竟然扶着我的肩膀哭了起来? 在他泣不成声的话语中,我模糊的听到,他说他怕再也见不到父母妻儿,以及失去现在所拥有的一切,其中自然也捎带着我;他说他并不是一个懦弱的人,现在不是因为怕死才哭,只是忍不住想哭……

我还能说些什么呢?他心里受的伤比肩膀上的更深刻,他终于全面了解了战争的含义,他已在战火中磨练成长为一名真正的战士。

果然,此后每次来访,一次比一次沉默,再很少见他眉飞色舞的样子了。他已杀过太多的人,也目睹过太多的弟兄被人杀。如果第一次的伤痕让他痛惜的话,那其后再多的伤痕只是为他增光添彩而已;他开始可以清楚的记得哪一道伤痕是何时何地何中兵器所致,深浅如何,致命与否,但当这伤口上再被割出一道伤口,他还会记得吗?当笑容从我脸上慢慢恢复时,从他脸上,却慢慢失去了。

他现在更愿意听我讲猪的事,这是他成熟的表现,尽管他杀人的技术比我杀猪更佳。

 科学技术真是第一生产力。在科技的带动下,我们的城市不断升级,百姓也越来越多;农夫们干活的速度越来越快,麦子、肉、木材、镔铁、包子和酒等各类资源的产量达到了历史最高水平;各种先进的攻城武器也被研发了出来,各种兵种一应俱全。百姓安居乐业,商业兴旺发达,城墙固若金汤,我们的城市真是一片繁荣景象。

至于我,也已升级为五级农夫了。

种种迹象表明,一场大战即将爆发。

敌人前来进攻的人数越来越少,间隔时间也越来越长,他们被消灭的速度也越来越快。如果前几次的进攻可以被称作威胁的话,随后的几次则是骚扰,到最后的几次,对我们来讲,简直就成了练兵了。我们城中将士早已憋的满城都是,大家由于长久没出去打仗,也都憋着一口气。各个军团也已编排完毕,每位武将所带兵的数目都达到了上限,而所有的将士包括我在内,都分得一匹战马,以保证作战的速度和体力。投石车,弩车等各类攻城武器也已准备停当。总攻就要开始了。

在一天的拂晓,我们出发了,大队人马烟尘滚滚、浩浩荡荡的向着敌城而去。在路途中突然遭遇了一小队前去进攻我们城市的人。他们大概还不知道我们已经开始总攻,还想避开我们。我不忍心让他们到时候发现自己成为了没有祖国的人,所以,我就挑了个头,在路途上歼灭了他们。

当你在军事上占绝对优势时,战术上的考虑就相对简单了。我们先用投石车和弩车消灭掉城墙上的弩兵及其他防守士兵之后,再用它们攻打开城门,随后,第一梯队的人马就冲了进去与城中守军展开厮杀,第二,三梯队则从城中杀出一条血路,直奔事先打探好的宫殿的方位而去。为此,我们曾专门派一小队人马利用天神鸢于偏僻处飞入城中,他们遭遇敌兵追杀而不恋战,一路探索,才获得了城中各单位的方位。这队人马,自然无一生还。

现在,我为他们报仇的时候到了。我紧随大队人马一路拼杀过去,只杀的是天昏地暗、河山失色。直到胜利,才发现自己枪尖已钝,浑身是血。当全身的伤痛向我袭来时,我疼得昏了过去。

当我醒来时,发现自己已在营中,得知这次攻城虽大获全胜,但我方兵力也损失近半,而我又一次幸运的活了下来。为了表彰我的功劳,上级特意让我伤好后去升级兵营深造,我成为了一名金枪兵。

我自然也不会忘记阿水,当年他那失望落漠的眼神,已深深烙进我的心里。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疏通各种关节,终于为他争取到了一个当兵的名额。他知道了,一定会高兴死的,我想。

而等我见到他时,却有些担心了。

他满脸笑容,心情愉悦,似乎已完全忘却当年理想不能达成的痛苦。他养的猪都又肥又壮,他甚至还为它们起了名字。他就是这样亲切的呼唤着他们的名字给它们喂食的,然后又如数家珍的把它们向我逐个介绍,逐个夸耀;还好,他没有把我介绍给它们。当然,他仍然不忘讲他的养猪经验,似乎将来即使无仗可打了,他也能够凭此发家致富。他以为我爱听这些,其实我不过是希望他能有个快乐的理由。他除了关心我,已很少再问战争的情况了。他心中是否还有当年的豪情壮志,我已无法确定了。但我仍旧希望能够让他重新点燃心中的梦想,我实在是不忍再看他这样浪费自己的青春。

“还记得你当年的梦想吗?”我试探着说,“如果现在有一个让你我并肩战斗的机会,你否愿意抓住它?”

这时,我看到他眼中有个什么东西火花般闪了一下,却又渐渐的暗了下去。

“不了,可能它们更需要我,”他指了指圈里的猪,平淡的说,“要知道,过了季的韭菜就不能吃了,握惯锄头的手已无法再拿枪了,多谢你的好意。”

我很失望,我怀疑,他的意志,是否已被岁月的流水磨光;他的野心,是否也在猪的狼吞虎咽声中被吞咽了去。

“那好吧。我最后想说的就是,我们永远都是好兄弟,我也永远不会忘记我们当年的誓言。”

过了几日,部队接到了即将开拔的命令,这次是去一个很远的地方,也就是说我要离开家乡,开始我南征北战的生涯了。由于走得匆忙,我没来得及向阿水去道别。这样也好,我跟他似乎也已没什么要说的了,而那次的谈话,也成了我们一生中的最后一次。

“我真的变了吗?”那天,他走后,我在问自己。

我知道我让他感到了深深的失望,但我还是那样说了。在做出决定的那一刻,我才发现,自己已被时间悄无声息的改变了。我们可以看到原来茂密的森林变成了空地,小猪娃长成大肥猪直到被宰杀,民居也一排排的多了起来,……我们可以看到周围世界发生了很多变化,却单单忽略了我们自己。我现在是不是已经成了一个赶长路的人,因为路太长,结果成了为了赶路而赶路,却忘记了出发时决定要去的方向。

习惯的力量是可怕的。我已经是一个专业的养猪农夫了,无论从肉体上还是心灵上。离的老远,你就会闻到我身上的猪粪味,而当你喝我给你倒的水时,你则会发现我手指缝里还有些残留的猪食。这当然是我和他们朝夕共处的缘故。当年刚来时,我对他们不是打就是骂,心里憋着一股气。可冷静下来又想,他们此生为猪,任人宰割,这是他们的不幸;我不能血染沙场,空怀一场豪情在这里养猪,这是我的不幸,同是天涯沦落人,为难他们,还不如让他们过得舒舒服服的呢。于是,现在只要他们一哼哼,我就想去看看他们是不是什么地方又不舒服了。一年又一年,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这就是我现在的生活,既悠闲又简单。

正当我以为就可以这样平凡的活到老死时,突然有一天,这种平静被打破了,我发现自己已是大难临头。

为了尽快实现天下一统,城中的精锐之师皆被调往他地作战,又加之城中资源开发过度,日渐枯竭,结果造成城中供给不足,后防空虚,被敌军乘虚而入,突袭成功。我等农夫都立于牌坊前,被迫另行听命,凡不从者,都被杀死(Ctrl+鼠标左键)。我当然不想为敌效力,见此情形,只好忍辱负重,见机行事。工作时也自然没有了以前的劲头,要么消极怠工,要么破环工具。虽然他们改变了我衣服的颜色,却没能改变我的心。

数月后,从商人口中得知,随着战事的发展,我军势如破竹,敌军已成强弩之末,节节败退,此城很可能成为敌军固守的最后一城;至于阿宝,则不得而知,只是听说,有名士兵,身经百战、九死一生,勇猛非常、引为传奇。我心里自然暗自高兴,只希望阿宝他们赶快杀到,解放此城。

不料,几日后,传来消息:敌军为了负隅顽抗,竟然丧心病狂的要求停止一切生产活动,要把城中的所有的农夫应征入伍!!

想不到我当年的梦想竟然要这样的实现,这真是命运对我的巨大讽刺。要真成了这样,我到时见了我那帮思念多年的兄弟,是该挥泪,还是挥刀?让我们兄弟相残,好歹毒的计策呀。我是誓死不会如此的。我应当想个办法,混出城去,投奔大军。

当我向城门走去时,我发现城中已是一片混乱,谣言四起,人心惶惶,一副人人自危的样子。看来敌人的日子是兔子的尾巴,长不了了。

“干什么去,为何出城?”城墙上的守军问道。

“昨日政务大人夜观天象,说只要重修佛像,定会天降神兵,以助我军。”我有条不紊的答道。

“嗯,城中确实需要兵员。既然大人吩咐,就快去快回,大敌当前,要多加小心。”

他倒是挺关心我,我竟然这样出城了。

一出城门,我就一路飞奔。由于从未出过城,不免有些跌跌撞撞。也不知走了几天几夜,正担心自己迷路时,看到一小队士兵,走近一看,原来是打探归来的敌军,不禁暗暗叫苦。

“何事出城?”他们急切问道。我就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

“佛头何在?”

“还未找到。”

“不必找了,敌军已至,速速回城!”他们命令道。

好不容易出得城来,岂能如此放弃。正在这时,我隐约听到了不远处有马蹄声滚滚而来,并看到一些烟尘。大军来攻城了,我心中暗喜。

“有敌人!”我指了指他们身后,趁他们回头功夫,我拼命的往前跑。

刚跑两步,就觉得背后一阵剧痛,我仍坚持着往前跑,因为我感觉我似乎看到了大军的旗尖;又一下,这一下已经没有第一下那么痛了,我仍在跑,我似乎看到了那旗帜上的大大的“刘”字;再一下,这下已没了感觉,我似乎看到了大军正向我飞驰而来,其中就有阿宝,我还想跑,却怎么也控制不了自己的双腿了,就趴倒在了地上;四下、五下、六……伴随着身体“扑哧、扑哧”被刺透的声音,我感到全身有汗一样的东西流了下来时,我看了一眼,发现全是血。我要死了,我想,我这辈子就是个五星级的养猪农夫了,那些宏图大愿,只好等下辈子了。

就这样,我的生命在那个时代永远结束了。

 六

想不到我们竟然会这样的见面,我朝思暮想的兄弟!

等我看到你,你已是血肉模糊,面目全非。我们的先头部队发现了你,他们从你的胸前翻出了一封有关城中军情的图纸,以及我的一封家书。当我看着这沾满你鲜血的家书时,我不禁泪流满面。

这些年我随着大军南征北战,足迹踏遍了大半个中国,身上的伤痕也数不胜数,自己也成为了一名五级的老兵。有多少次要死了又都活转过来,大家都说我是个奇迹。是的,或许自己是幸运的,可当年同我一起当兵的弟兄们如今只剩下了我一个,就是后几批入伍的也所剩无几;这也使我不敢再与他们深交,因为失去朋友的痛苦,我一个人无法承担的太多。有一句话叫做“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可在这个现实社会里,士兵永远都是士兵,无论他战功如何卓著。我曾经目睹了多少次的文官武将的死,他们都是用重金(对我们百姓来讲数目惊人)招聘而来,而我,只能永远是个士兵。战争曾是我人生的希望,现在却让我万分痛苦,而痛苦的根源,就是我立功太多、活得太长。就这样,我成了沉默寡言的人,一名大家眼中的怪人,经历太多的我,只是在闲时,抚摸着伤口,仰望着蓝天上执着飞过的苍鹰。我觉得身心疲惫,我现在唯一的企盼就是回家,回到家人的身旁,看看我妻子是否变老,那已认不得我的儿子是否长高,还有我有好多话要对他说的阿水,他是否依然一副笑的模样……

可是阿水,没料到,在离我几步之遥的地方,你竟然倒下了,让我没能再听你讲一句话说一个字,等我握住你冰凉的手时,你已再没有了感觉……

由于有阿水提供的情报,我军又作了必要的战略调整,攻城便进行得异常的顺利。进得城去,看到我思念多年的山山水水又重现在我的眼前,心中不禁心潮澎湃。我在心里大喊一声,“我回来了”,就第一个冲在大军的前面,直奔宫殿而去。当四周的黑雾散开后,突然发现一排弩兵,我心头一沉。

“有埋伏!!”我大喊一声。排排箭枝齐刷刷的向我射来,接着又是一排。我身上已扎满了弓箭,如同刺猬一般,有增无减。在我倒下的那一瞬间,我竭尽全力将我手中的长枪掷向了宫殿。当我看到它牢牢地扎在的宫殿的柱子上时,我满意的笑了。

我终于可以死在我故乡的土地上了。我仿佛看到了妻子正在门口等我,她还是那样的年轻漂亮;儿子长高了,跑过来叫我爸爸;还有阿水,他在衣服上蹭着双手,准备和我拥抱,我想对他说,我们都属于理想终生未能实现的人,与你相比,我更多了一封对家人和朋友的愧疚。

时间已不允许我再讲下去了,因为我,已经,死了。

分享本文地址:http://www.sanguogame.com.cn/special/aossg/aossg-p14.html